2014.2.14



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情人节的礼物什么都没有准备。某曾到现在还对情人节的表示耿耿于怀。脑袋里懵懵的一片空白,不知道如何去博得一丝丝善意的同情。我只好被偏执的敲打着键盘,如同跪着搓衣板般写下这样一篇类似情书的检讨。

四年多的时间,心底那份被时光马车装载着的记忆行囊渐行渐远,拉车的马匹愈来愈感到兴奋,不知疲惫的想要奔向更远的未来,道河沟渠、山岭湖海,从未有所畏惧。是啊,我忘记说了,我是一只欢乐的小马驹,大片草原对一只小马驹来说是自由的、毫无拘束的生活,你就是那一片只属于我的草原。

这段话写完让我想起《董小姐》慢悠的粗线男声: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,爱上一匹野马,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。

你的故事都...

       好久不曾写文章日志类的东西了,因为人人,因为微博,因为各种社交网站的出现。敲字的手掌刚刚剪过指甲,打字的感觉舒服了很多,如同熟悉了一种事物的出现而忽略了另一种事物的存在,又如同怀旧的感觉从没远去。

生活总是给人充满了惊喜,不论是洋洋洒洒飞下六角形的雪花,还是突然间刀绞般的腹痛。我所怀疑的是我做了什么错的事情,又或者谁在身后碎碎念般的诅咒。突然想到去年夏天半夜的胃肠型感冒,肚里的肠子打了死结般解不开的疼,那时心里想的不过是自己一时的...

© 陌。 / Powered by LOFTER